【一周速读】4月9日—4月15日

  这一周,茶叶采摘还在进行中,尤其一些古树茶开始正式开采,比如镇沅老乌山8万多亩春茶就正式开采了,其中紫茶树王更是拍出10.5万元的高价。当然,大家都忙着采茶、忙着关注茶品价格,于是就容易疏忽,这不,冰岛老寨两家茶农价值几十万的毛茶就这样被人盗走了,这也提醒广大茶农看好自家的茶叶,毕竟每一片都是钱啊。偷茶贼忙,各商家品牌也忙着上茶山,到各地茶园插“广告牌”,宣称这是茶王树,这是自家买断的茶园,可谓忙得不亦乐乎,但实际上他们往往插完牌、拍完照就走了,你要是相信他们的话就真的上当了。
  好了,最后回过头来看看为什么小偷这么猖獗、商家这么赤裸裸地欺骗消费者?说白了不过是因为今年普洱茶价格大幅上涨,其中的高额利润实在太过吸引,这些人也就顾不得什么道德问题、违法行为了。为什么今年的普洱茶价格会持续上涨,是因为今年的春茶价格掌握在茶农手里吗,普洱茶价格决定权掌握在茶农手里是否是一件好事呢?这些可以看看那些行业观察者怎么说。
  4月8日上午,在低沉而恢弘的号角声中,一场古朴而又隆重的祭茶仪式在镇沅县按板镇罗家村茶园举行,由此拉开了2018年镇沅老乌山茶叶开采节的帷幕,标志着全县8万多亩茶园、13000多户茶农全面进入新年度的春茶采摘季。
  春茶拍卖环节中,最为激烈的老乌山二号古茶树、老乌山紫茶树王1年认养权竞标中,经过多轮竞标,来自镇沅的李永春以6万元获得了老乌山二号古茶树的1年认养权,来自广州的潘新以10.5万元获得了老乌山紫茶树王的1年认养权。
  据村民报案称,有几十斤刚采摘制作成毛茶的成品被偷走,这些冰岛茶预估价有几十万。
  4月6日早上,冰岛村老寨的玉美古茶坊老板起了个大早,上楼一看,头晚收拢但没装箱的冰岛茶不见了;茶农晒好的毛茶刚装进袋子,正等着第二天装箱卖个好价钱呢。无独有偶,茶农阿勇家的茶也在玉美古茶坊前面几天被偷了。
  现在好多名山头古树茶园里,到处插满了大大小小各种广告牌,好多商家都对外宣传是自己承包或买断的。
  一问当地茶农,才知晓其中猛料,有的仅仅是交插牌费,而一些聪明到另类的茶商是这么干的,在茶农自己都不清楚的情况下,插个广告牌,拍个照,拍完立马取走,连插牌费都免了。
  随着这几年普洱茶行业的发展,许多茶农有了一定的积累后都不想再卖鲜叶了,想更进一步的利益最大化,加之投资门槛又不高,于是村里的初制所就由以前的一个两个变成了现在的十个百个。这些初制所的主人自家有茶地的就不会再往外卖鲜叶了,而茶地不多的更得趁着老板们上山前对外收些鲜叶,怎么也得搞出个百八十公斤毛茶备着先,所以也就造成了今年春茶季一开始就一叶难求的局面。
  有一些村寨在春茶季到来之前就开内部会议,统一对外销售价格,达不到要求价格的不许出手,导致只有部分对价格不太敏感的游客和小茶商少量采购,大的茶商和茶厂基本还处于持币观望阶段。
  茶叶的定价权掌握在茶农手中,这样可以避免茶商对茶农的压榨,让茶农劳动成果物有所值。可真当把毛茶的定价权交给茶农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异常混乱的茶山。
  虽说无商不奸,但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,毛茶的定价权掌握在茶商手中远比在茶农手中好很多。2013年古树茶市场非常热,但那一年的产品品质是可圈可点的。2017年是古树茶市场的低迷期,可2017年的产品整体远不如2013,原因何在?不就是上山的茶客多了,茶农采摘过度,自由卖茶的结果么。
责编:yunhong
普洱茶品牌推荐